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小清新与时光的故事(社区)
发表于 2014-4-17 22:49:43 | 查看: 826| 回复: 0
中国第九大菜系

鲁川苏粤闽浙湘徽,炒烧煎炸煮蒸烤拌淋。
          ————中国八大菜系以及九大技法

想当初在上海念书时,由于学校所在地址偏远,无限靠近海边,又是上海新晋开发区,荒凉一片。校门口八车道的柏油马路,跑的永远是喘息着的旧摩托车,不过这样也挺好。刚进校的时候十几个男生坐公交车跑到最近的小镇上买自行车,然后一行人浩浩荡荡的骑着自己的车回到学校。

由于靠着东海边,天空远不如市区那样灰暗,反而有种巴塞罗纳的天空那种宁静悠远的感觉。十个男生,骑行在八车道空旷的柏油马路中间,冲上高架桥,再冲下来,吹着略咸的海风,最后骑到脚断掉。

至今我还大概记得,最后到学校已经6点来钟了。等我们赶到食堂的时候饭菜已经所剩无几。我一直不太明白食堂4点半开门,6点钟关门是什么心态。让我们早点吃饭早点肚子饿然后好继续7点半食堂的宵夜或者推动学校各大小吃摊的发展?

大学初期,那个荒凉偏僻亲近大自然可以在学校抓到猫头鹰的地方,大概我们为了能够维持生命活下去的地方也就只有食堂了。幸或者不幸的是,学校有九个食堂。

回想来,大概是由于实在没地儿可以吃,校领导怜悯,那九个食堂相较于其他学校的还是做的不错的。起码各个都有自己的特色,也不时做些改革和创新。

比如说有个食堂推出了炸猪排和烤鹌鹑;离男生楼最近的食堂咖喱鸡盖浇饭和梅菜扣肉盖浇饭是最好的;教师食堂位于三楼,有包厢,可以望见智慧海划过的龙舟和对面的图书馆来往的女生;还有的食堂推出了自选菜,有蒸得很好的奶黄包。

当年几个屌丝吃完饭最爱做的事情就是蹲在小路边的角落里一边抽烟一边给来往的女生打分,打了那么多年也没遇见过超过3分的。

最常去的那个食堂曾经有一位传奇,穿白色的褂子,白色口罩,白色的帽子,唯一能把他与其他人区别出来的地方就是戴着黑框眼镜,永远站在盖浇饭的后面,永远在打咖喱鸡饭的时候别人给一勺他总是满满的再来一勺。每天十一点五十下课,当大部队赶到的时候食堂绝无例外的排起了长队。盖浇饭的窗口一般有两个人负责,四眼哥面前的队伍绝对是最长的,另外一个人面前则稀疏平常没什么人气。每次千辛万苦终于排到自己的时候,喊一声:“咖喱鸡加饭”,四眼哥就会豪气万丈的甩上一勺白饭和黄澄澄的菜,就如厨房里激情澎湃的大艺术家,也似开拓创新的革命者。白色的米、青翠的菜、流淌着的黄色的鸡油成为那段时间最好的回忆。

从生下来到现在最痛苦的就是早上起早,没有之一。就算现在在巴塞罗那早上上九点半的课还是觉得艰难。当初6点半起床7点钟早跑不知道是怎么坚持下来的。好像也没坚持几次,后来糊弄了几次就不怎么去跑或者说绕场走了,特别是不当班长以后。

记得大三最后一次晨跑,也是大学的最后一次,班上基本上能到的都到了。从前永远不能准时凑齐的队伍那天都不约而同地早到集合,照了集体照,认真跑完了全程,然后去食堂吃早饭,估计也是最后一次所有人都在的早饭。

7点半的食堂可以用空旷来形容,穿白色褂子,白色口罩,白色帽子的阿姨们在拖地,窗口后还站了几位,无所事事地把包子烧卖码放成各种造型。我通常最喜欢的组合就是两个春卷一个烧卖加一碗豆浆。

春卷脆而软,小而美,肥而不腻的肉碎配搭上香浓酱汁,满口清爽。巴塞罗那的中餐馆的春卷一份很大,表皮炸得很脆,内容大多用土豆丝萝卜丝白菜丝充数,再配搭上奇怪的蔬菜火腿沙拉以及蛋黄酱,不伦不类,不中不西。烧麦皮薄略硬,填上均匀饱满的糯米,一点点炒制过的肉碎,满口流油。后来同去的伙伴们都笑我说每次要的内容都一样,两个春卷一个烧卖加一碗豆浆。我确实是一个不喜欢换菜谱的人,盖浇饭只喜欢咖喱鸡和梅菜扣肉,炒菜只喜欢咕咾肉和酱鸭腿,凉菜只喜欢蒜泥白肉和水果沙拉,面条只喜欢现场手拉,浇头只要大排和雪菜。

同寝有一个室友,年纪很小,射手座,大嗓门,爱交际,几年下来和宿管大妈还有食堂阿姨都能混很熟。常常会对打菜阿姨说:“阿姨,老样子!”阿姨就会熟练无比的打上鸡米花等三样小菜和一大碗饭,然后刷卡走人。剩下一堆傻眼的学弟学妹。有可能其中某位在未来几年里受其影响也会在某个阳光灿烂万里白云挥汗如下雨的体育课后挤到窗口前面豪情与汗臭并存的来上一嗓子:“阿姨,老样子!”留下一队瞠目结舌的学弟学妹,再如此循环反复,经年不息。

用完的碗筷都是要自己收拾了送到出口专门的区域,三个画着淡妆的阿姨或者勤工俭学的学生会在哪里收拾和洗碗。每次我们都会说:“阿姨,你好”、“阿姨,再见”。阿姨则会笑着回应说:“诶,吃好了哈!”如果有时候有段时间没见到,阿姨用带着典型上海口音的普通话说:“好久没来了呀!”

再后来四眼哥不在盖浇饭的窗口了,换到了打饭的地方,再后来又换到了盛汤的窗口,再后来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了,再再后来学校门口创建了共享区,很多商家和店铺入驻,食堂也去的少了,再再再在后来,饿了么网上点餐系统铺进学校,叫外卖只需要在网上点几下就可以了,于是乎饭点也不怎么出门了。

2013年3月,雅思二战成绩公布,放弃三战,前途迷茫。开了珍藏四年的茅台,与基友共饮。
4月,带上简历穿上西服出门找工作。
5月,在徐家汇汇银北楼十五楼开始学习西班牙语,房子租住在步行半个小时的东安一村,偶尔去隔一条马路的衡山路西班牙餐厅喝一杯cocktail,坐在窗边的位置,看老外拎着酒瓶子走过去又走过来,然后和你cheers。
6月,答辩,雷阿伦绝杀,热火夺冠。
7月,毕业,散伙饭吃了三场,人生中第一次大醉。饭毕,在路边的道牙子上坐了一排,有男有女,抽烟,没打分。之后在寝室里唱歌,唱周杰伦,唱蔡依林,唱所有的歌,扒别人的裤子。
9月,告别上海,广州签证。
10月30日晚8点26分,飞机降落于巴塞罗那机场。

虽然现在能做的一手菜,可以吃到享誉全球的西班牙菜,狠狠心就能体验一把米其林餐厅。可是再也回不去在马路边抽烟打屁给过路的女生打分的时光,再也回不去下课飞奔到食堂排好长的队并抱怨今天给的菜好少的日子,再也回不去那些又爱又恨被我们调侃为只能为活着而吃的中国第九大菜系。


                                                                                                                                                           
                                                                                                                                                     微信公众账号:三更枕上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Made By Xqxin.Com

© 2012-2019

返回顶部